首页 / 同好交流 / 正文

我被潘金莲女王第一次调教经历

管理员 21-02-19 14:14:06 2 收藏

过了几天,潘玉莲买了一部笔记本电脑。我有些不解,干吗不弄一部台式机呢?后来才明白,女王可以随身带着,显得很有气派、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,这也是塑造形象的一种方法吧。从此我就开始在万寿路这边上网了。

为了打响知名度,潘玉莲建议给俱乐部取个正式的名称,原来她们连名字都还没有。黄鹂取了几个训狗中心之类的,我觉得很好笑,心里更加看不起她了。想来想去,铿锵玫瑰被人家用了,霸王花之类的又太俗,于是我建议叫做“妩媚王朝”,潘玉莲思考了一下,觉得可以,就这样定了下来——这就是后来在中国的虐恋圈子里非常著名的“女皇王朝”的前身。而女王在网上的名字叫“凛冽芙蓉”,也是我想出来的。

有了名称,还应该有个比较固定和统一的价格,每次在网上宣传的时候,黄鹂反复无常,价格变来变去,弄得我不胜其烦。她什么都不懂,又喜欢颐指气使,嗓门大得吓人,动辄就象一条疯狗一样咆哮,简直就是一个母夜叉。为了价格,潘玉莲第一次给黄鹂发了脾气,嫌变来变去,把俱乐部的名誉都搞坏了。黄鹂这才不吭声了,我看得出来她也有些怕潘玉莲,别看黄鹂平常咋咋呼呼,什么事都想管,好像王熙凤似的,实际就是一个招人烦的傻大姐。潘玉莲平时不怎么拿主意,可是谁都看出来,她才是俱乐部真正的主人。

名称和价格都弄妥后,我在圈内非常有名的论坛“理想家园”和“华傲论坛”上发布了帖子,实际就是广告。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,几个小时之后,各种回帖便铺天盖地而来,有破口大骂的,有冷嘲热讽的,有欢呼雀跃的,有理性分析的,基本上分为支持和反对两派。反对派认为收费的不配玩虐恋,收费就是妓女、野鸡;支持派认为收费可以大大缓解很多“m”找不到女王调教的精神和心理上的痛苦;理性分析的认为中国的国情不适合虐恋走一条收费俱乐部的道路。

我一向不喜欢被人批评,于是用了很刺眼的大号红字在这两个论坛上和反对的一方激烈对骂,言辞非常尖刻。也是我想报答潘玉莲对我的“知遇之恩”,以此来证明我的忠诚。后来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有关部门的注意,潘玉莲指示我对反对方采取不理睬的态度,并删掉了我发在网上的“大字报”。而“理想家园”和“华傲论坛”的女王提示我,论坛里是不允许发布广告的,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多网友的反感,在此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个规定。虽然是网上的女王,但是我一样很尊重她们,从此,我不再大张旗鼓的宣传“妩媚王朝”,只是偶尔的发一些不算是广告却又能引起别人注意的文章。但是,“妩媚王朝”的名声却已经不胫而走,并在圈内迅速而广泛的传播开来。

每次上网困了之后,我就睡在里面卧室的床上。卧室里有个柜子,我曾经好奇的打开,里面赫然放着一些调教用的工具:各式各样的绳索、皮鞭、镣铐、蜡烛,还有一个很粗的注射器一样的东西,我知道那是灌肠用的,这使我的内心深处开始悄悄的躁动着一种兴奋不安的东西。我用镣铐把自己捆上,却怎么也找不到感觉。因为万寿路的这个房子不大,每次有人来找女王调教的时候,我都要出去躲避一会儿,而每次出去,我都会想象着调教的情景,这使我内心深处的兴奋和欲望变得日益强烈。一天晚上,我正一丝不挂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睡得正香,女王和她的情人突然来到这儿,吓了我一跳。我以为她会狠狠的骂我一顿,因为她们不让我睡在床上,但是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把我放在外面沙发上的衣服扔在我的脸上。不过我看得出,她并没生气。我连忙穿上衣服,睡到外面。没过一会儿,屋里便传出了他们亲热的声音。女王的呻吟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异常清晰,而且非常的好听。这使我更加难以平静……

潘玉莲有个习惯——喜欢躺在沙发上,然后把脚搁在我的腿上或者让我跪在地上为她捏脚。第二天我为她按摩的时候,不知怎么聊起了昨晚的事情,她问我:“我的声音好听吗?”“好听!”我诚心诚意的回答。“这么肯定?”她挺高兴。“你心里是不是刺痒了?”“那倒没有,我只是想被姐姐调教。”她没吭声,过了一会儿,她把黑色的纱裤褪到腿弯处,露出了很漂亮的臀部,“来,舔我的肛门。”她的语气非常自然,没有一丝一毫命令和强迫的意味。显然她很清楚,我根本就不会拒绝,在她看来,这是一种赏赐。事实上对于我来说这也的确是一种赏赐。我连忙把头靠过去,兴奋得不得了,很卖力的舔了起来,一种淡淡的女性特有的气味儿飘入我的鼻子。她显得很舒服,又调整了一下姿势,“舔我那里。”我知道是让我为她口交,更加兴奋,很用心的舔着,却显得很生疏、笨拙。

她打了我一个耳光,并不很疼,却使我很紧张。“你要是舔得我没有高潮,我扇死你。”然后她用手引导着我,我按照她的指点认真的舔着。她抓住我的头发,紧紧的夹着我的头,使我动弹不得,只有拼命的舔着。她轻声呻吟起来,双腿难以自持的轻轻抖动着,很舒服的样子,过了好一会儿才无力的松弛下来。她休息了一会儿,走进卫生间冲了一下——她是一个很注重个人卫生的人。可是我发现一个问题,我没有采取措施让自己的兴奋得到释放,也许刚才口舌侍候女王的时候,我应该自己打手枪。大概是因为我太紧张了吧,根本没想到这一点,结果女王舒服了,我却仍然憋得难受。这就是潘玉莲女王对我的第一次调教。

可是我始终都不认为这是一次真正的调教,因为它和我想象差得太远了,很多我渴望的方式都没有用到。与其说这是一次“调教”,倒不如说是对女王的服侍。不过这次“调教”却使我对“sm”这种游戏更加痴迷了,而这种近似于病态的痴迷也使我付出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妩媚王朝快速的发展着:生意在不断的扩大;女王的数量也有所增加,我从网上为妩媚王朝拉来了一个东北的女王——国色天香。在圈内也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物。而潘玉莲也不知从哪里又弄来一个天津的女王,叫紫玉;俱乐部内部也增加了两个人,一个叫宋涛,高高瘦瘦的,二十出头的样子,据说是黄鹂的“弟弟”,电脑玩得不错,还是什么红客联盟的成员,专门负责一切和电脑技术有关的事情,听说还要建什么网站。而另外一个叫飞天老鼠,是沈阳的一个专门卖sm影碟的,獐头鼠目,一副猥琐不堪的模样。从此“妩媚王朝”增加了一项新的业务:刻录和sm有关的影碟出售。而最重要的事件莫过于“妩媚王朝”旗号的改变。

在圈内有一个名气较大的网站——“女皇王朝”。它的制作者是一个居住在美国的华人,也是一个狂热的虐恋爱好者。这位老兄有一次来到北京不知是旅游还是办事,专门到妩媚王朝来了几次。他还有一个特殊的嗜好,喜欢把自己被女王调教的情景拍成照片或者录像。他很得意的把这些照片给我们看,其中竟然有大白天在长城和世纪坛上被手执皮鞭的女王骑着的照片,足可见这家伙的狂热。他来了没几天,潘玉莲便告诉我:以后“妩媚王朝”改称为“女皇王朝”。我顿时觉得不爽,这是被人家吞并了?还是把人家给吞并了?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别人的名字呀。潘玉莲说我们算是“女皇王朝”在北京的分站。我心里很窝囊,又不好说什么,即使说了也没用,我只是个奴隶而已


2
版权声明: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《原创》内容,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站文章内容,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。

热门视频

最新推荐

精彩回顾

在线
客服

官方客服

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,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

邮箱:88888888@qq.com

Q Q客服:联系客服

工作时间:9:00-18:00,节假日休息

顶部
登录注册

立即登陆